校友风采

百名校友访谈系列100:王乾德

发布日期:2021-05-12 15:39:09   来源:校友事务及教育发展办公室   点击量:


王乾德,生于1926年,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1947年任党支部书记。1980—1984年任立信会计专科学校副校长。曾任中共黄浦区区委委员、宣传部部长,中共卢湾区区委委员、财贸部部长、副区长,上海市委财贸政治部宣教处处长,上海大学商学院代院长。1988年离休。

 

征途碧血铸春秋


 

口述:王乾德

采访:何佩莉 夏慧勤  乔袈沐

整理:夏慧勤

时间:2021310

地点:王乾德寓所

 

“共产党是唯一的希望”

 

 

 

 

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。13岁就接触党,17岁已经开始做党的工作,是我的大阿姐发展我的,18岁入党,介绍我入党的是店里的同事,叫叶宝珊,后来到中央去了,已经过世了。为什么要跟随共产党?简单一句话:不跟共产党走就没有出路。共产党是唯一的希望,否则要做亡国奴。日本人统治下,过桥都要鞠躬,他们不满意要拳打脚踢,严重的要抓进去,说抓就抓,抓了要杀就杀,不把中国人当人,中国人很苦,所以现在要讲四史。感到现在老了,过去的忘不了,现在的记不牢。我13岁在万康宏酱园时,柜台都够不着,吃饭时饭桶高,舀不着,酱园规矩多,学生伢给师傅一碗一碗盛好饭才能自己吃。店里有100多个职工,当时电力紧张,日本人规定一个月7度电,酱园楼上放东西,夜里职工睡觉。楼梯口转角有一只节能灯,实际上就是电筒里的电珠,我就天天晚上在那里看书学习,看不清楚就立着看,所以眼睛不坏也坏掉了,右眼很早就没有视力了,我们的苦难生活多了。

 

 

 

 

解放前我发展了28个党员,冒着生命危险,万一有一个人叛变就有生命危险。因为很危险,所以做了就一定要成功,我们要求很严格,都是非常成熟了才发展,非常注意,不能随便暴露,日本人设了很多眼线,我们要避免直接冲突。有一次我得了伤寒,病重送到宁波人办的四明医院,我担心自己讲梦话暴露,就搬出医院,住在亲戚家里,死去活来。

 

 

 比较危险的一次是接近解放的时候,成立工人纠察队,在阿姐的屋里做一千个袖标,当时在亭子间,日本人到了楼下敲门,已经听得到日本人的声音了,吴文彬身上有三份入党申请书,如果暴露这些同志就危险了,他就把申请书放到马桶里,在上面放几张手纸,再浇上水,才没有被发现。后来他被抓到跑马厅打得一塌糊涂,跑马厅那时候是关人的地方,和他一起被抓进去的还有一个女党员,是我阿姐的同事。吴文彬是老党员,很有斗争经验,日本人问当时和他在一起的女党员是什么关系,他说是年纪大了,谈朋友,要结婚了,后来放出来了,解放后他是苏州市公安局局长,我和他交道比较多。发生这件事后,我的爷叔也被调查了。

 

 

“为建校舍四上北京”

 

立信复校客观上有几个因素,一是社会客观需要,当时财会人员紧缺,会计、财经行业普遍需要,希望恢复立信;二是立信老校友的愿望。当时潘校长有8万块钱,除了自己和家人养老,拿出4万块钱,这不简单,但是恢复立信4万块钱不够,办学校有三个条件不能缺——教师、校舍、教材,而当时立信都没有,是三无学校。静安区副区长、育才中学校长段力佩提出个办法,停办育才中学晚上的夜校给立信上课。学生出乎我们意料,一招就爆满。

 

上海要不要立信,这个问题是大是大非,社会上呼声很高,会计那么需要,为了建校舍,我就四上北京到中央财政部,我去就是讨饭。学校当时是财政部和上海市双重管理,部属学校原有六所,副部长是陈如龙,我一次一次去找他。

 

 

 

 

财政部开教育会议,有财政部所属的六个院校,我们排不进去,第一次去是旁听,副部长陈如龙说来也来了,就加进去,没发言权,就旁听,比较轻松,听听财政部对财经学校有啥要求方向。第二次去了,也是旁听,副部长说既然来了,就发发言吧,说说恢复立信怎么搞法?现在搞得怎么样?我连夜一个通宵把发言稿写出来,写了三个部分:怎样艰苦创办、现在什么情况、需要解决什么。第二天开会副部长说已经写好了就讲讲,听后很有感触,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:我听了各个学校讲的,都各有困难,听了立信的,确实艰苦,其他学校的困难是多点少点,立信是实在困难,这次发好言后我们信心大增。

 

 

 

 

第二次会议后拨款一千万,土地特批在中山西路2230号,地方太小了,市高教设计院问立信要办多大规模的学校?” 30亩土地,钞票不够,再上财政部,又拨了一千万。跑财政部是对的,给一千万对他们来说是0.1%

 

立信有校舍了,潘校长高兴了。潘校长跟我谈过很多,我对潘校长说:“ 我不是读会计的,我只学过新式簿记,我是会计小学生。他是中国现代会计之父,我觉得有这样的会计教育家的确可贵。

 

 

“我写的剧本各不相同”

 

 

我对戏曲特别爱好,从小欢喜看戏,一种是宁波滩簧,再一种就是绍兴文戏,小班演出,2-4个人就是一个班子,现在也还听听戏。

 

我一直爱好戏剧,戏看得多,自己钻研,写过四个剧本,三个正式演出。1972年写了《韶光新歌》,写上海著名劳模、上海钟表店店员钟耕尧,沪剧著名演员王盘声主演。校友中有个演员顾也鲁是我的朋友,顾也鲁演过很多戏,演得不错。

 

 

我写的剧本各不相同,有喜剧、正剧、悲剧,我做过宣传部长,我要带头的,要实干。

 

图片来源:王康生、乔袈沐、学校档案馆

 

分享到: